• <span id="0u166"></span>

    <span id="0u166"><blockquote id="0u166"></blockquote></span>
    <legend id="0u166"><i id="0u166"></i></legend>

      <track id="0u166"><em id="0u166"><del id="0u166"></del></em></track>
      <optgroup id="0u166"><li id="0u166"></li></optgroup>
      1. <ol id="0u166"><output id="0u166"></output></ol>

        <optgroup id="0u166"></optgroup>
      2. <optgroup id="0u166"><em id="0u166"><pre id="0u166"></pre></em></optgroup>
      3. <optgroup id="0u166"></optgroup>
      4. <optgroup id="0u166"><li id="0u166"></li></optgroup>
        <track id="0u166"><i id="0u166"></i></track>
      5. <optgroup id="0u166"></optgroup>
          <track id="0u166"><em id="0u166"></em></track><optgroup id="0u166"></optgroup>
        1. <track id="0u166"><i id="0u166"></i></track>

           

          調查研究

          疫情防控形勢下的建筑設計策略探析

          發布時間:2020-04-30 點擊數: 931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我們在城市公共環境治理方面還存在短板死角,要進行徹底排查整治,補齊公共衛生短板。及時總結疫情防控的經驗、優勢,認真檢視過往工作的失誤、不足,深入研究應對策略、措施,現在正當時。本文試著從國內外概況、應對策略、技術措施三方面探討應對流行性疫病的建筑設計策略,研討對象為一般民用建筑,不包括醫療衛生等專業性較強的建筑類別。

              一、城市綜合防災規劃體系需要進一步完善

              在國際方面,以美國為例,其城市綜合防災規劃體系具有較強的系統性,強調部門協作、注重規劃過程、重視技術工具,價值導向上將防災目標與行動高度契合,并建立動態持續的更新機制。但從實際應對2001年以來的炭疽危機、SARS流行、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的效果來看,美國的公共衛生應急反應體系仍然存在諸多不足。

              在國內方面,目前我國衛生防疫類法律法規主要針對食品安全、疾病控制等專業領域。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的《城市綜合防災規劃標準》,標志著我國城市綜合防災的專業技術體系構建步入正軌,為相關技術體系的編制、實施與評估提供了有力依據。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國家和地方緊急出臺了若干針對應急醫療建筑、辦公等場所的防疫措施、標準,一定程度上解了“燃眉之急”。然而,我國現行的規劃與建筑相關的衛生安全相關法規,并沒有應對流行性疫病的策略和措施,民用建筑設計中應急救災、衛生防疫、防爆防化等方面的要求幾乎是空白。

              二、應對疫病的建筑設計可“縱橫雙向”

              在頂層設計上,應對流行性疫病的建筑設計策略體系可以采取縱橫雙向的框架結構,即縱向貫穿,建立并完善法律、法規、規范、標準等多層級的行政法治體系,自上而下進行規范、指導、監督、約束;橫向協同,建立并完善設計、建設、管理三位一體的專業技術體系,設計上規范標準、建設上健全措施、管理上積極引導。在構建原則上,專業技術體系可參照“分級分類、科學創新”的原則構建,對于不同類型的建筑,根據與公共衛生安全的關系疏密,執行不同級別的技術標準。對新建建筑(增量)與既有建筑(存量)應區別對待。

              對于與公共衛生安全關系密切,特別是流行性疫病發生、傳播風險較高,危害程度較大的公共建筑及場所,如大型超市、農貿市場、公共食堂等,采用A級標準。對于與公共衛生安全關系密切,特別是流行性疫病發生、傳播風險較高,有一定危害程度的居住類建筑,如集合住宅、公寓、宿舍等,采用B級標準。對于與公共衛生安全關系密切,特別是流行性疫病傳播風險較高、人員密集的公共建筑及場所,如各類大型場館、交通場站、教育設施等,采用C級標準。其他建筑或場所,采用D級標準。

              充分利用現代建筑技術、醫療技術、信息技術等,創新設計、規范建設、科學管理。補充、完善相關配套指標、設施標準,在城市、街區、建筑乃至功能單位、居住套型的各個尺度層級,編制明確具體的應對流行性疫病的指導原則和技術措施。

              對于防滲漏、易清潔、抗抑菌、防感染等相關技術或產品,特別是在上下水管道系統、通風系統等相關產品或技術的研究開發、推廣應用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對于特別類型、功能重要的建筑,研究、制定相應的“免疫建筑”技術標準。

              三、參照應對疫病策略分類分級進行建筑設計

              根據建筑類別性質、人員密集程度及各類場所對公共衛生安全關系權重,參照應對流行性疫病的策略原則,可分類分級草擬建筑設計措施體系,下面主要針對民用建筑衛生防疫設計“通用措施”與“加強措施”的各項控制要素,進行簡要探討。

              通用措施。所有與公共衛生安全關系密切的民用建筑,均應采取應對流行性疫病的通用措施。

              在空間形態方面,合理布局建筑組群形態,營造良好的自然通風環境,應根據各地常年主導風向、城市功能布局等因素綜合確定建筑朝向。建筑間距應依據各地日照標準適當提高,以增加日照時長和質量。建筑形態應考慮科學合理的建筑體型,有效利用外部風環境,促進氣流引導、對流通風、表皮預熱等被動式機能,改善建筑室內物理環境質量。

              在功能布局方面,平面布局應注意潔污功能分區、交通流線組織,盡量避免狹窄、日照和通風條件不良的“空間死角”。門窗位置應有利于房間通風換氣,注意合理利用風壓,減少渦流區。集合住宅不宜采用內天井式和深凹槽型平面。塔式住宅和一梯多戶的住宅戶型,應明確空氣流通通道;單一朝向的戶型應采取自然通風構造措施。

              在出入口方面,實行封閉管理的城市功能單元,出入口應采用智能化門禁系統,宜配置無接觸式出入門禁系統、紫外線自動消毒裝置或其他消毒設施。建筑出入口宜設置人流疏導指示標識,采取出入口分離措施。此外,建筑門廳(含車庫)宜設人臉識別或其他智能化門禁系統,門內宜設置低位腳觸式或聲控開啟裝置;有條件時宜設腳墊消毒、紫外線消毒、遠程紅外線體溫檢測等裝置或設施。

              在電梯間方面,電梯豎井頂部應設置排風設施,以保持電梯轎廂空間的空氣質量。電梯日常運行控制宜采用聲控設備,降低接觸式感染風險。所有居住建筑電梯均應符合無障礙要求,擔架電梯應滿足住宅規范的要求。居住樓梯間應優先采用自然通風方式,公共建筑樓梯間宜采用自然通風方式。大型公共建筑不應采用剪刀梯的樓梯形式。樓梯扶手應采用易清潔材料,樓梯踏步應采取防滑措施。

              在建筑通風方面,人員密集場所宜采用自然通風方式;采用集中式空調系統時,新風口應設置于建筑頂部。有條件時,人員密集場所宜配置空氣凈化裝置(新風機),應定期清洗更換空凈集塵過濾部件;住宅戶內宜配置通風系統,滿足關閉門窗時的通風需求。地下建筑或設施的進、排風口應高位(距地高度2.5米以上)設置,或采取有效的防護遮擋措施。

              在裝修材料方面,應優先選用抗菌、綠色、環保、易清潔的新技術材料。各類衛生潔具應采用易清潔的材料,方便清潔消毒。水龍頭應采用不銹鋼等防銹、易清潔的材料,水龍頭開關應采用自動感應開關或高位球型轉動開關。各種用途的作業平臺臺面應采用抗菌、易清潔的材料。

              在配套設施方面,我國現行專業法規中,部分類別的民用建筑配套設施已包含防災防疫應急措施,但仍未成體系、未全覆蓋。因此,建議民用建筑配套設施應增設“防災防疫應急設施”。根據國內外經驗,有必要增加的防災防疫應急設施主要包括:應急指揮中心、應急防疫站點、應急防疫隔離設施等。有必要進行應急改造、“平疫轉換”的配套設施主要包括:社區醫療中心、社區服務中心、衛生站點等。

              加強措施。從加強措施角度來看,在食堂、餐廳方面,食堂和餐廳宜采用自然通風方式。就餐空間(含小餐廳)應設置相對獨立的洗手池、消毒設施。水平污水管不應穿過餐廳、廚房,不應采用明溝排水方式。應采取防蠅鼠蟲鳥及防塵、防潮等技術措施或裝置設施。應單獨設置專用房間存放衛生清潔器具。

              在公共衛生間方面,室內公共衛生間出入口形式應優先采用具有防視線干擾作用的無門通道。母嬰室出入口應單獨設置,不應與公共衛生間共用。公共衛生間宜設置專用前室和專用清潔間,應采用自動感應沖水或腳動開關沖水裝置,宜采用集中管道井形式,應優先采用自然通風方式;應防止對上下樓層的空氣污染,窗口上方宜采用整開間出挑大于等于0.6米的密閉擋板隔離。公共衛生間出入口宜設置腳墊式消毒、紫外線消毒等裝置或設施。隔間分隔擋板宜采用通高密閉做法,防止疫病交叉感染,當采用半高隔間擋板做法時,底部不應留任何空隙,且隔間擋板高度不應低于2.2米。衛生間隔間內應設置扶手、紙筒架、掛衣鉤等人性化設施,宜設置小型洗手池或水箱連體式洗手池。使用中水水源的場所,應在顯要位置設置防誤飲、防誤用警示標志。

              在住宅玄關、廚房、衛生間方面,住宅玄關宜形成簡易封閉的空間,應考慮換洗、清潔、消毒等功能及裝置設施的預留條件,宜設置洗手池,以滿足新的潔污分區要求。廚房、衛生間應優先采用無內天井、無深凹槽的平面布局,當采用深凹槽、內天井平面布局時,應在外窗洞口、排風口處考慮防空氣污染措施。采用自然通風方式時,應防止層間污染,對外門窗洞口上方宜采用整開間出挑凈尺寸不小于0.6米的水平密閉擋板,或利用空調隔板等密閉水平隔板作層間隔離;凹槽內的水平密閉擋板出挑凈尺寸不小于1米。廚房、衛生間不應通過公共走廊間接采光、通風,廚房門或送菜流線不宜位于或穿過玄關、儲藏室等污染性空間。廚房、衛生間應優先采用不降板同層排水系統,所有貫穿樓層的豎向管道應采用管道豎井隔離。衛生間平面功能分區宜潔污分離、干濕分離。廚房應取消油煙排風豎井系統,采用同層直排室外系統及設備,外墻宜設機械通風設備,以實現日常、特別是冬季強制排風功能。衛生間應取消豎井風道系統,優先采用自然通風方式。采用自然通風方式的衛生間,外墻宜設機械通風設備;無自然通風條件的應采用水平風管同層直排室外方式,應設自動排風及止回設施。

              (編審:周勇 教授級高級建筑師,建筑設計所所長 作者:方 向、張 迪、魯 坤、夏 驥、吳 曄、申彬利、楊 婧、劉吉源)

          国内愉拍精品